清明

就这样吧。

又是一个脑洞

私设如山。重度欧欧西。
设定副官比皮皮大很多。皮皮很小就被二月红收为徒弟,性子乖戾却也不是不可驯。十六七的时候认识了张日山。认识了一两年,大概就是皮皮十七八,日山二十七八吧,副官发现二爷家的徒弟出落得越发勾人,却不忍心。皮皮也知道张日山的心思,气这个呆瓜不开窍。有一次皮皮故意想让副官吃醋,却发现他还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气极半夜到张府翻墙进张日山的房间逼问他的心意,张日山怕他还小分不清爱与习惯,怕他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依赖而非喜欢,怕他只是一时冲动,怕他受世人非议,总之就是怕一切大人才会担心的东西,还没说完便被少年人带着独有的满心热忱与一腔爱意以吻封缄。
妖精骑在他胯上,疼得沁红了一双眼,却还是倔强地往下坐,眼眶里盈着将落未落的泪,下垂的眼尾勾起一抹艳红,看着好不可怜。后来妖精实在没力气了又疼得厉害,软了腰,埋在他颈窝里小声啜泣,一声一声带着哭腔细细地喘,他听见妖精说:“你抱抱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罪我不是人我是禽兽
可是做禽兽真的好快落
搞皮皮真的好快落

强嗑的脑洞

结合zh和遇蛇的一种搞法,一个永远等在原地,另一个生生世世轮回,但也许这一世他命格并不会为人,也许他只是一棵树,一只鸟,就算为人,也许他们根本不会相遇,更不会相爱,毕竟,来世的他如何把今生的你认出。
你知否天地有几重?你想他离你多远,浮世自有多大。只怕停下脚步会又错过了他,你说他是你的家。来世的他如何把今生的你认出啊,心头土已开满隔世的芳华。纵梦里还藏着那句来不及说的话,也不过问句是耶非耶啊。

捅刀真的很爽。

记一个脑洞

副四这种强强,双A一定很好嗑啊,见面不是干架就是不可描述,或者先干架再不可描述(不是。但如果是AO的话也很带感啊,皮皮是omega一定是很辣的omega啊,而且一定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老子是个omega,但是普通alpha又根本不敢肖想无法染指。偏偏皮皮有一次在暗巷打抑制剂的时候被张日山撞见了,刚好看见他的失态他的脆弱,那个时候两个人还不认识,皮皮揪着张日山的领子让他给自己一个临时标记,然后威胁他不准说出去,结果被张日山反调戏,但是张日山见好就收,两个人只当萍水相逢。皮皮回家的时候带着一身陌生alpha的味儿,二爷问了一句,皮皮就说是临时标记。二爷觉得一直这样也不行,寻思给自家徒弟找个alpha吧,刚好想到佛爷有个副官刚分化成alpha,就联系佛爷安排两人见见。皮皮虽然百般不愿意,却不好拂了师父的面子。到了地方一见,发现,卧槽原来是你。家长组一看,哟,俩人认识,那更好了,让他们聊着,先走了。张日山逗了两句,皮皮果不其然奓毛了,然后打起来了。佛爷二爷赶到的时候,就看到陈皮招招往死里招呼,张日山只是防守,再加上思维惯性,二爷觉得一定是陈皮先惹的事,就让他跟张副官道歉,皮皮不肯,张日山又在一旁装乖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先行告辞,二爷气更甚,准备先带人回去罚跪,明天携徒弟到张府道歉。张副官觉得这个omega有点儿意思,动了心思。随佛爷回府后,他就瞎编排了一次自己和皮皮的邂逅,望佛爷成全,求佛爷做主。刚好第二天二爷带陈皮登门谢罪,佛爷就和二爷单独说了这事,又无意中说出了张副官信息素的味道,二爷回想起那天自家徒弟身上的味道和他抗拒相亲(不是 以及见到张副官的反应,便信以为真,以为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前一阵只是在吵架,按自家徒弟的性格,也干得出这种事。于是佛爷二爷一拍即合,决定包办婚姻(划掉。至于同时另外两个小的是怎么和平相处的,暂且按下不表,根本不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表。二爷回去后就开始开导皮皮,皮皮完全懵逼地反驳,二爷只当他还在别扭。再加上张日山在佛爷的授意下天天造访红府,二爷越看越觉得多好一小伙子啊,又不忍心看他天天吃自家徒弟的闭门羹,于是便留他吃面(什么鬼东西。副官吃了半个月的清汤面后,决定放弃追求陈皮(划掉。丫头赶忙挽留他说要是成了就给他做蟹黄面(全部划掉。二爷一边吃面,一边和张日山开始讲陈皮的童年糗事、少年理想、习惯、喜恶,并且说陈皮这孩子,我虽然对他严厉,却也打心底里疼他,他看着冷面狠心,说到底还是缺乏安全感,我和他师娘忙着谈恋爱,没空管教孩子,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张日山其实本来没多喜欢陈皮,就是蔫坏,想看他气得跳脚,结果现在发现,妈的玩儿大了。至于他们俩是怎么真的看对眼开始谈恋爱的我已经编不出来了。
8021年了,悄咪咪打个tag应该没事吧。

呜呜呜呜呜呜我爸最近在学英语,他英语老师的声音也太像老岳了吧!简直要哭泣了

写给胖球

       我记得特别清楚,2008年的夏天,我开始学乒乓球。和奥运会差不多时候。那时候学乒乓球的人突然变得特多,但我不是跟风——我那会儿可抗拒来着了——万恶之源是我近视了。刚刚说了,那会儿可抗拒了,抗拒到离家出走。我妈如是说。但是其实我对这件事有印象,我的记忆里这根本不是离家出走啊。
        那次我训练完,大概等了半小时没等到我妈来接我。我豪情万丈地决定自己走回家,我一个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人,更别说认路,竟然平安顺利没绕远路地走回了家,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不值得骄傲吗?到了家我妈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和我们全家挨个批斗给了我答案。
         我小学还是校乒乓球队的,学校里本来中午是不训练的,但是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加了午训。毕竟,那个年纪,谁会想要睡午觉啊!我们小学有一项特色课程——武术课。看名字就知道不会正经上是吧,所以我们武术课一般都用来——打乒乓球。而我,作为一个专业选手,真是无敌是多么寂寞。
        除了平时,周末我妈另给我报了班。我们球馆呢,在一栋大楼里,楼里还有一个图书馆。图书馆里有电脑。所以,我经常翘了训练——去打电脑。反正我妈从来不上楼,没有机会和我的教练进行交流。真可惜啊,那会儿教练还夸我很有天赋来着。
        当然他可能跟每个学员都这么说。
        我那会儿学乒乓球的时候,几乎是全民直板的。从教练到学员。毕竟王皓马琳的时代实在太辉煌不是。我一开始也学的是直板,但教练发现我老是打着打着就换成横握。因为我手从小就特小,我抗议说手疼,教练就随我去了。直到现在,我们家还直横球拍都有。刚开始学的时候,现在记忆中唯一的印象就是捡球。感觉训练仨小时,有俩小时都在捡球。好不容易差不多捡完了,兴高采烈地去找教练,教练问你:“捡了多少啊?”“两盆!”“去,那边对着墙练发球去,打完两盆再来找我。”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又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去年搬家,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桶乒乓球。是一桶。我怀疑是我每次训练完从球馆顺的。
        关于乒乓球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去年在学校里打过一回乒乓球。我可能依然维持在小学二年级的水平吧。但是自己颠颠儿地觉得打得还不错,至少也算是垃圾中的佼佼者了。其他同学的水平简直没法看,放眼全年级,我还没找到一个会发球的。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喜欢上乒乓球。你要说我喜欢的其实是乒乓球运动员也行。我妈知道之后一直在对我开嘲讽,你小时候还死活不愿意学呢。
        不过总的来说她还是挺支持的。
所以,真的很奇妙啊,兜兜转转还是喜欢上了。里约好像还在眼前,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冬奥会了。
         新的一年,一起高高兴兴,一起变好吧。
写于2017.12.31

人中渣滓三十题。

AlSiP/铝硅磷:

表现一个可恨可怜又可爱的人物。
========正文========
1,为了说谎而说谎。
2,不给人台阶下。
3,天使般的假笑。
4,死都懒得死。
5,装作被害者,然后撒娇。
6,翻脸比翻书还快。
7,离间之计。
8,完美地推卸责任。
9,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10,朋友多,失去的朋友更多。
11,过激爱情表现。
12,小题大作,后果不可挽回。
13,无论在哪里都是多余的一人。
14,“你说得很有道理,但这不关我的事。”
15,从不流泪。
16,把他人的黑历史摸得一清二楚。
17,对自己的过去含糊其辞。
18,承受不起真正的爱意。
19,别人的弱小、无能、卑鄙,此人全都可以理解。
20,无论多可怕的景象,都可以毫不逃避地直视。
21,平等地轻视所有人,包括自己。
22,不需要有目标,不需要有意义。
23,不需要爱,只需要虚荣。
24,替代品。
25,轻易地赌上性命。
26,付出全部努力,然后就能证明“努力根本没用”。
27,失去一切,然后获得勇气。
28,不接受洗白。
29,既是成功的输家,也是失败的赢家。
30,这也是人类的一份子。

【原创】偶像三十题

好想看啊QAQQQ

枕三岁:

1.凌晨接送的保姆车


2.综艺里的互动


3.难得的休假


4.看台本的时候睡着


5.配音时的眉目传情


6.杀青宴上喝醉


7.综艺上互相爆料


8.开小号调戏对方被认出


9.看见电视里面你与别人的互动


10.一上电视就互撕


11.念到暧昧台词时的比心


12.私底下幼稚的对话


13.外面高冷的样子回家马上黏过来


14.被脑残女友粉喷的时候过来安慰


15.演唱会时假装舞蹈动作上下其手


16.演唱会上突然的表白


17.差点被认出时用衣服挡住你


18.直播时无意识的对话


19.作一首曲子送给ta


20.来到你的学校在广播站给你唱歌


21.微博上面看见你不开心公开护犊子


22.见家长时发现他们一家都是你的fan


23.穿着演出服跑过来看受伤的你


24.帮你练习对手戏


25.大早上跑到片场送早餐


26.只是来帮同学要签名莫名其妙被看上了


27.请来的偶像是ta


28.“今天我想说件事,”拉你到镜头前,“这是我媳妇儿。”


29.微博上放了张与你的合照


30.发布会时向你求婚
——————————————————
大概就是你侬我侬的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