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就这样吧。

在成都宽窄巷子的许愿墙。忘了是谁说的,“既然这么多人都希望他健康了,那我还是希望他赢得开心。”愿你喜乐安康,也愿你势不可当,愿你不彷徨,不负勇往,乘风破浪无人能挡。

许大爷对自己的长相究竟有什么误解???又及《空镜子》导演对他颜值的评价。

        这么几年,我混迹过各种粉圈,见证过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可我总是很奇怪,为什么总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觉得自己洞察一切。我从不怀疑他们之间的感情,男人之间的友情不是我们能以妇人之见揣测的,别见了几张照片,听了几句流言,就把女人之间的那一套套到他们身上。毕竟,陪他一起度过最难熬的日子,和他交过心,与他并肩征战四方,伴他度过最暗无天日的岁月的,是他的队友,不是你。一群二三十岁大老爷们儿了,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都是有责任有担当的人,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只是,还是不免叹息一句,为什么面对着这样的国家,我们的英雄们还愿意为之付出一切,还能保持一身正气,一腔热血。
         愿我国乒踏过荆棘!愿我国乒逢凶化吉!愿我国乒长虹无双!
         最后,借用鲁迅先生的一段话:“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不多带tag了。

艾玛原话啊。

发现了一款奇妙的搜狗皮肤,如图。

爸爸手伤拖了很久了,昨天终于打了一针封闭。针头扎进去三四厘米,都扎到骨头了,还要使劲在里面捣。一个一米八几大老爷们儿生生疼哭了,我长这么大就见他哭过两回,一回是我太奶奶去世。就觉得小哥哥们该多疼啊,还有老张,十一针封闭退役了才说出来。希望爸爸彻底好起来,希望所有我爱的人都能远离病痛的折磨。